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战神至尊三万英尺的爱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第一狂婿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漫画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1-23

作者:暖秦风

来源:掌中云

评分:10分

简述:总裁言情

目录

已完结

介绍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截图1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截图2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截图3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雷迦烈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雷迦烈小说是本总裁言情小说,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小说主要是说:宁博雅的目的哦是来找雷迦烈报仇,可是宁博雅与雷迦烈一夜狂欢后,宣告着最终的失败。

精彩节选:

接下来两天,欧阳柔每时都坐在宁博雅身边说着他们上学时那些好玩的事……,然后就是吴妈给她喂药,喂高汤。

这两天,雷迦烈一共来了六次,但是每次都没有过多停留,只是站到病床前深深地看宁博雅,也不说话,然后又去医生那了解一下情况就没人了。

“他也经常过来看望阿雅吗?”欧阳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觉得雷迦烈并非如宁博雅说的那般万恶不堪。甚至觉得他在看她时的眼神是那么深情,温柔,就像一个丈夫一样。而且,还有--这个男人比电视报纸上帅多了好吧!

“经常来是这几天的事。姑娘,你不知道,你没之前,先生都是寸步不离陪在宁小姐身边的,你是没看到先生那副憔悴样,我们这些下人都快看不下去,可是怎么求他,他都不舍得离开半步。”吴妈给宁博雅擦着嘴角,给她喂着汤,继续道:“少爷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少爷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欧阳柔半信半疑,“真的?”这个雷迦烈真有她说的对阿雅那么好?可她上次见阿雅,明明注意到她手背上脸上都是伤痕。不是在他这里受的又是在哪?

再说,阿雅是去杀他,他怎么还可能对她那么好?难不成是爱上阿雅了?也不会吧,像他那种事业有成的大叔整天花边新闻不断,什么大波妹没见过,怎么会发觉阿雅的美?

……

欧阳柔过来的第四天,奇迹再次发生。

是早晨,欧阳柔端来一盆温水,正用毛巾给宁博雅擦着手,忽然察觉到她的手指动了一下,尽管是轻微的一下,但欧阳柔看得仔细,她觉得不会有错。她立即屏住呼吸,又把宁博雅的手放在自己手心,想在确认一次,果然,她的手指又轻微跳动了一下。

“吴妈……吴妈,她的手动了,她的手动了……”欧阳柔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地喊道。

正在一旁洗饭盒的吴妈听见后,连忙扔下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

“你在这守着,我去叫医生。”尽管已经摁了墙壁上的按钮,但欧阳柔还是不放心,拔腿跑了出去。

很快,几个医生就赶到了病房。再给宁博雅做完一系列检查后,终于一扫脸上多日来的阴霾,“病人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有了好转,而且就连她肚子里的胎心都随着母体的恢复得到了好转,这真是一个奇迹呀,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病人就会醒过来。”

接到手下展风打来的电话时,雷迦烈正在公司偌大的会议室里开会。

见是医院那边来的电话,雷迦烈打了手势,示意会议先暂停。

接着他就听见话筒里传来榆木头百年难得一见的欣喜声音,“先生,宁小姐醒来了。”

雷迦烈先是一愣,随即在嘴角扯起一抹欣喜的笑意,“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说着吩咐道:“杨副总,接下来麻烦你主持一下。”然后拿着外套脚步匆忙地走了出去。

医院这边,欧阳柔看着终于舍得睁开眼睛看他们一眼的宁博雅,喜极至哭,握着她的手,故作埋怨地喃喃:“你睡那么久,想吓死我啊!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阿雅,以后可不许你再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刚刚醒过来的宁博雅还虚弱的很,没有力气地扯着嘴角笑了笑,气如游丝地看着她说:“别哭,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妈妈,还有简迪,他们跟她说了许多话,不过很多她都记不太清了,但记着他们说一定要让她好好活着。

是呀,她死了有什么用?她只有好好活着才能让那个男人不得善终--

“你快休息一会儿,别说话。”欧阳柔见她说话费力,担心地说道。

宁博雅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睡了这么久,实在不敢再闭眼……”说着,她的视线扫过自己的肚子,“孩子还在吗?”

欧阳柔吸了吸鼻尖,“医生说胎儿没事。”

宁博雅苦笑:“果然是孬种,这样都不死。”

欧阳柔明白她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说:“雷迦烈每天都会来看你好几次,我觉得他挺在乎你的。”

宁博雅不屑,“他是过来看我死了没有。”

宁博雅话音刚落,就听旁边的欧阳柔惊呼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知道他是自己好友的杀母仇人,所以欧阳柔也没用好言好语招呼过雷迦烈。

自是听见了两人的谈话,雷迦烈看着病床上故意把头扭到一旁,闭上眼睛装睡的宁博雅,眉宇间尽是晦涩。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想不通,觉得好笑。这个女人可是来杀他的,他难道不应该把他送进警察局活着直接活埋了吗?怎么反而在这看她脸色?

见她醒过来,雷迦烈一颗悬了多日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往后的日子还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她……

所以最后,见她不想理会自己,雷迦烈也不想刺激她,只是跟欧阳柔客气地说了句:“真是太感谢你了。”之后,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喂,走了。”欧阳柔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对宁博雅说。谁都看得出来她在装睡。

宁博雅这才睁开眼,努努嘴,“老天一定不会让他这个刽子手好过的。”

“可是……”欧阳柔挠了挠后脑勺说:“可是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挺可怜的。”尤其是他刚才看着她是失落的神色……,让人看着都觉得心疼。

“他可怜?”宁博雅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笑话似的,“你什么时候近视了?”不然怎么觉得那个恶魔头可怜。

“阿雅,说真的,你昏迷不醒这几天,我可亲眼看着呢,他对你真的有那么一点……”欧阳柔想了个措辞,“不一样。”

“你知道变态为什么称之为变态吗?”宁博雅看着她,忽然问。

“?”欧阳柔头顶着个问号。这跟她刚才说的话有关联吗?

“因为他们的举止异于常人。他就是这样,我越是想杀他,他越是享受……”宁博雅说着顿了顿,视线望向窗外,“所以着急救活我,也只不过想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等着我再去杀他,在想着法子折磨我。”

欧阳柔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真的有这么可怕?”可是她怎么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柔柔,我想吃东西。”宁博雅突然说。

难得她主动想吃点什么,欧阳柔欣喜地问道:“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准备。”

“有营养的,能补充体力的都吃。”宁博雅说。

她想快点好起来,这样才有力气对付那个变态。雷迦烈,将来某一天,你一定会后悔没有杀了今天的我。

本身就没有实质性的病变,所以能吃了,康复的也就快了。没有两天,宁博雅就能下床走路了。

中间时间里,尽管每次雷迦烈来时,宁博雅都装睡不见他,但他还是每天坚持过来三次,早中晚各一次。今天早晨来的时候,还破天荒地抱着一束鲜花,不过宁博雅照旧没有理会他,雷迦烈把鲜花给了欧阳柔,欧阳柔出去找瓶子放。

雷迦烈看着床上双眸紧闭,脸色红润了许多的宁博雅。探身轻啄了一下她的唇瓣。不过宁博雅硬是忍着没想,直到听见雷迦烈离开的脚步后,才用手狠狠地擦拭了一下留在唇上他的味道。

真恶心!

“阿雅,我真心觉得雷迦烈……”欧阳柔捧着瓶子一瓶子花进来。

没等她说完,宁博雅直接打断道:“他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怎么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

欧阳柔把花瓶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看着宁博雅嘟嘴不满的神情,摊着双手笑了笑,“sorry,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宁博雅斜了一眼那花瓶,“他送的?”

“是呀。”欧阳柔点头。嘴上不敢再提那人,但心里忍不住想到,他为什么表现的对阿雅这么好呢?真的因为是阿雅所说的变态?还是因为阿雅肚子里的孩子?可是这些观点好像又都不成立,算了,算了,不想了,静观其变吧。

只见宁博雅突然坐起来,抓起花瓶里那束花,推开身后的窗户,一把扔了下去--

楼下,一双黑色皮鞋停在那堆散落的花朵前,仰头看了看楼上某个方向,漆黑的眸地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酸涩……

雷迦烈离开后,宁博雅借着让欧阳柔陪她四处走走的理由,避开展风的耳目,来到了办事处主任的办公室。

医院失火事件,据说警方根据勘察现场,发表声明说这次事故属于医疗机械事故。虽然主要责任在于医院,但是这件医疗器械的提供商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经法院判定医院将承担68%的赔偿费给死者家属,剩余的由供应商支付。

宁博雅伸手敲了两下门后,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欧阳柔看着她说:“你进去吧,我在门外给你把风。”

宁博雅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的沙发上,王主任正在与一个模样斯文儒雅的男人交谈着什么。见进来的人是宁博雅,连忙给对面的男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微等一下。

王主任看着宁博雅立即站起身,一脸笑意地客气道:“宁小姐,您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这个女人他可不敢怠慢,昏迷那几天,没少折腾他们加班加点的开会。而且还差点跟着她性命不保。

能避开展风的时间是有限的,宁博雅抓紧时间,开门见山地说:“王主任,我来是想领走简迪的骨灰。”

早在她昏迷不醒时,医院每个医生就知道了她是在听闻简迪的消息后当场昏迷的,但是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