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余生请谁指教 他说爱情已迟暮 爱你无言 时光也曾展颜笑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分类:总裁

时间:2019-12-16

作者:风间雪舞

来源:香网

评分:10分

简述:重生总裁甜宠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

介绍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截图1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截图2
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 截图3

白悦心纪北辰小说叫做《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这里有重生追回我的童养夫小说在线阅读。白悦心纪北辰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悦心上一世抛弃了爱自己的纪北辰毅然嫁给了渣男,最后被渣男继妹活活剖心而死。害得纪北辰的尸体都被扔进大海,这一世一定不会!

精彩节选:

两位小姐,一位调皮捣蛋,一位娴静乖巧,要说今天这事是谁做的,他们都会认为是白悦心,毕竟之前她可是被白先生逼着去订婚的,现在报复他一下也说得过去。

白悦然看见她们的目光落在白悦心身上,心里一阵的得意,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

白悦心就算事情是我做的,这个锅你也背定了。

白世均见众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立马瞪着她问道:“又是你在胡闹吗!”

之前她可是从来没有主动要求看她妈妈留给她的哪条项链的。

不是他不相信她,而是她这些年做的事情,真的是没法说。

白悦心见自己的爸爸也怀疑自己,心里有点受伤,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是让他寒心了。

就在她准备要解释的时候,纪北辰开口了,“爸,我相信悦心,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拿到钥匙,保险柜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倒是悦然有可疑。”

说完这话,他把目光投向了白悦然,严肃的说道:“悦然把你的鞋子脱了!”

白家的人听到纪北辰的分析,心里立马打消了怀疑白悦心的念头,都看向了白悦然。

大家都知道保险柜的钥匙都是他们家先生随身携带,出门带走回家就放回主卧室,而白悦心昨天根本没回家,今天回来的时候白世均还没有到家,所以不是她。

白悦心见纪北辰想都不想就选择相信自己,很是感动,一双大眼睛感激的看着他,说了一句,“北辰哥,谢谢你。”

虽然这是她布下的一个局,但是他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她,真的让她很感动。

纪北辰的话洗脱了白悦心的嫌弃,把矛头指向了白悦然,她的脸色一阵青白,心里开始发慌。

她没想到一直被白悦心厌弃的纪北辰竟然会帮着她,心里是又气又嫉妒,急急地答道:“北辰哥哥,怎可能是我呢,我怎么敢啊?”

纪北辰你是不是脑子有坑,是不是有被虐倾向,难道你忘记了白悦心一直是怎么对待你的?

你干嘛要帮她!

我才是用心喜欢你的人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王美姗听到女儿的话,赶紧开口打掩护,“北辰啊,都是自家人,悦然平时是个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能怀疑她呢?就她这样弱不禁风的敢爬窗子吗?”

“还有啊,你这让她脱鞋接受检查,她那么腼腆的一个人,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纪北辰对王美姗说的话,一脸无感,一身正气的说道:“自证清白,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可以!除非是心虚!”

纪北辰不是瞎子,在他心里白悦然可不是什么弱不禁风,只是以前他再怎么跟白悦心说她都一根筋的不相信。

“我……”

白悦然紧张的手开始发抖,脚也开始发抖。

看的白悦心直想笑,她觉得自己是时候应该推她一把了,于是弯腰把自个儿的鞋子给脱了,在手里摇了摇,一副以身作则的模样,“悦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姐姐给你做个示范,没什么好害羞的,脱掉吧。”

先前她只是同意她去偷拿证件,并没有让她偷自己的嫁妆,所以她问心无愧。

怪只怪她自己贪得无厌,其心不正!

白悦然:

脸色难看至极。

心里把白悦心问候了一百八十遍。

白世均见她还愣着,语气立马沉了下来,“你姐姐都脱了,你还犹豫什么!”

白悦然在他心里确实一直都是乖巧腼腆的,但是现在是腼腆的时候吗?

还是说项链是她拿的,像北辰说的她是心虚了?

白悦然被白世均这么一吼,全身都绷紧了,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一横,直接闭上眼睛装晕倒。

她相信妈妈会帮她的。

“哎呀,悦然,你怎么了!”

果然,她一晕倒,王美姗立马抱住她开始鬼哭狼嚎,分散众人注意力。

昨晚白悦然一直说不舒服,这白世均是知道的,看见她晕了,又一次表现出了关心,立马对纪北辰说道:“北辰啊,你快看去怎么回事?”

即使养父不说,纪北辰作为一个医生,看见这种情况也是会出手的。

他迈步走向白悦然,正准备给她检查,就被王美姗给拦住了。

纪北辰可是医学博士,真晕假晕他检查一下就知道,王美姗是绝对不会让他靠近的,于是说道:“她来例假了,可能是痛经痛晕了,北辰啊你不用检查了,我这就让人把她送回房间去,给她弄个热水袋就没事了。”

白悦心看见王美姗阻止,就知道她心虚,不着痕迹的笑了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北辰哥哥可是南风市最年轻有为的医学博士,中西医都有研究,妇科小问题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号个脉而已你就不要拦着了,早点看好悦然就能少受点罪。”

假晕的白悦然听到白悦心这么说,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要不是她现在不能醒,真的想骂死她。

白世均听到自己大女儿说的有理,眸光直射王美姗,“你行了,孩子都晕了,你拦着干嘛,难道北辰还能害悦然不成!”

王美姗被他一吼,立马收敛了些,一副要哭的样子,“我也是着急啊,这样吧,我们先把她送回房间,再看好不好,毕竟是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方便。”

送到房间也许还有转还余地,但是在大厅里那就难了。

“也好,陈叔你搭把手,把悦然送回房间。”白世均吩咐了一句。

“是,先生。”

陈叔应了一声,赶紧按照白世均吩咐的去做。

白悦心哪里肯让白悦然有什么转还余地,当陈叔抱着她往自己面前走过的时候,她立马假装高跟鞋崴了脚,惊呼一声,“哎呦!”直接把陈叔和白悦然都给扑倒在了地上。

白悦然的脚离地,四仰八叉躺在了地上,鞋底的黄色颜料被一众人看的清清楚楚,而她也被摔的惊叫一声,“啊!”

“悦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世均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四脚朝天的少女,怒气冲冲。

在他心里她可是一个乖乖女啊,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

偷开保险柜这种事她都敢做!

之前亏自己还怀疑悦心,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白悦然明白自己露馅了,赶紧爬起来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爸爸,项链真的不是我偷的,我确实去过书房,但是我是去帮姐姐偷拿证件,我去的时候保险箱已经被盗了,我刚想拿着证件离开,你们就进来了,我怕你们误会才爬的窗子。”

是的,现在只要抵死不承认就好了。

反正书房没有监控。

那钥匙她能拿到,难道小偷就拿不到吗?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