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余生请谁指教 他说爱情已迟暮 爱你无言 时光也曾展颜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恋恋江湖
恋恋江湖

恋恋江湖

分类:言情

时间:2019-11-13

作者:籽月

来源:网易云

评分:10分

简述:影视原著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

介绍

恋恋江湖 截图1
恋恋江湖 截图2
恋恋江湖 截图3

《恋恋江湖》于盛优宫远修小说由柒一文学网提供给大家在线阅读。恋恋江湖是由籽月所著,恋恋江湖于盛优宫远修小说主要是说:于盛优被宫远修救过一命,本以为嫁给他是天作之合,没想到中了宫家骗婚的诡计,这宫远修竟然是个痴傻草包,于盛优作为圣医门之徒,誓要治好宫远修。

精彩节选:

北方的初春,还有些冷意,加上下雨,更是冻人。

崎岖的山路上,一匹棕黄色的瘦马飞速地在雨中奔跑着,马上匍匐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他没带任何雨具,任由雨点疯狂地砸在他身上。他的手紧紧地抓住缰绳,咬牙抬头望去,山路的尽头,远远地能看见一面鲜红的旗帜在风雨中飘扬,旗帜上写着大大的“雾山云来客栈”。客栈坐落在通往雾山的必经之路上。

马匹终于到达客栈,从马上下来一个瘦弱的少年,他全身颤抖地蜷缩着,低着头,刘海儿遮住大半面容,只能看见冻得发青的嘴唇和惨白的下巴。他哆哆嗦嗦地走到柜台:“老板,给我一个房间,还有一桶热水。”

客栈老板看着眼前狼狈的少年道:“哟,这位爷,您咋淋成这样啊,快上楼,可别冻着了。小二,快带这位小爷上楼去。”

“来喽!客官,楼上请。”小二热情地在前方带路。

少年颤抖着身子跟了上去。

老板摇摇头道:“定是没有出过门的少爷,这种初春季节居然连把伞都不带在身上。”

下雨天留客,今日,客栈的生意特别好,到了晚上,店里的房间基本已经住满了。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晚饭时间,各路的江湖好汉,商人路人,纷纷下楼就餐,楼下热闹得座无虚席。

就在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个布衣少年,正是刚才那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人。少年个子不高,身材瘦弱,长得清灵俊秀,一张小脸只有手掌那么大,大大的水眸闪着点点星光。

少年的眼神瞟了瞟坐满人的大厅,抓住从他身边路过的小二问:“没位置了吗?”

“有啊,有啊!客官,要不你坐那里。”

顺着小二的手指望去,最右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六个人,六人都带着刀剑,一看就是江湖人。

除了那张桌子有空位之外,其他桌子上都满满地坐了八个人以上。

少年眨了下眼,点头:“就坐那儿吧。”

“好嘞!客官这边请。”小二领着他到了右边的桌子,将板凳、桌子擦了擦,请他坐下问,“客官要吃些什么?”

“嗯……”少年摸摸下巴,不知道吃什么,眼尖地瞟见桌子上别人点的玉米炒松子、冬菇炖腊肉,于是照样点了一份。

小二记下了菜名,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少年这才抬头望向拼桌吃饭的那些男人,长相都很一般,没啥惊喜的。

没一会儿,饭菜上来了,金黄色的玉米粒搭配松子,颜色鲜艳,看着就很可口。少年拿着筷子,夹了好几次,总是夹不起玉米粒,他端起碟子拨了一些在碗里,拌了拌,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

同桌的几个江湖人士一直在聊天,从江湖四大美女聊到青楼第一歌姬,从青楼歌姬聊到皇帝的三宫六院,从三宫六院聊到当世第一家族宫家,从宫家聊到宫家大少爷,最后终于聊到了——于盛优!

“那个于盛优就是圣医派的唯一活口?”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江湖汉子问。

“是啦!那嘞色鬼绿民来,抄了圣医拜咯,死滴一娃子都不升呐(是啦!那鬼域门一来,就把圣医派灭了,死得一个都不剩了)!”另一个操着一口不知道什么地方方言的汉子怒气冲冲地说。

一个长得还算白净的男子不敢相信地问:“不会吧,圣医派不是有一个千千白吗?那是多厉害的人物啊,他也死了?”

“哦,你说的是二弟子于盛白吧!死了,厉害什么啊!碰到鬼域门那就是不堪一击!那个大弟子于盛世在江湖上不也赫赫有名吗,还不是死了!听说鬼域门一把火烧了圣医派,连一根毛都没剩下。圣医派,已经成为历史了!”一个拿刀的男人吃着花生米,一副不屑的表情道。

“话不能这么说,这圣医派历代以来出过多少名人名医,救活过多少人啊,就这么被毁了,唉……可惜,可惜啊。”一个男人喝了一口酒惋惜地摇头。

在座的几位好汉无不惋惜纷纷摇头,一副唏嘘哀哉的样子。坐在角落里的少年,还将头埋在碗里,用力地将嘴巴里塞满饭,腮帮子鼓鼓的,瞪大着眼睛用力地嚼着,就像嘴里的饭和他有深仇大恨一样!

“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若不是毁了圣医派,也不会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们可知道,为何鬼域门要痛下杀手吗?”带刀的男人神秘兮兮地问。

“不知道。”另外几个人纷纷摇头。

带刀男人眼珠转了转卖关子地说:“我倒是知道。”

“快说,快说。”几个人催促着他说出真相。

一直沉默着吃饭的少年也抬起眼来,定定地望着他。

带刀男人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看够了众人焦急的眼神后,终于开口:“听说很久以前,有一本秘籍,上面有一药方可让人长生不老,功力猛增,那可是天下至宝。当时这本秘籍引起武林宫廷的抢夺,那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啊。可秘籍经过多次明抢暗夺,早已不知所终,谁也不知这本秘籍究竟落入何人之手。可前一段时间,鬼域门的人到处收集医学宝典,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确定了一件事……”男人说到这里便住口了。

“什么事?可是圣医派有那长生不老的秘籍?”一个大汉焦急地问。

“没错,鬼域门查出圣医派有一本祖传秘籍——《圣医宝典》,正是这本长生不老秘籍!”

“胡说!”一直很安静的少年忽然出声反驳。

大汉被少年的突然反驳怔了下,微怔之后有些恼怒:“你个小鬼懂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胡说?”

少年哼了一声,凤眼瞪他,有些不屑地说:“圣医派若是有长生不老的方子,为何自己不用?十年前圣医派帮主于豪强的妻子去世的时候不用?什么长生不老药,想想都知道没有!”

“你!”大汉被顶撞得有些恼怒,可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也不好发火,于是干笑了下说,“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长生不老药是长生的,不能治病,于豪强的妻子是病死的不是老死的!”

“那上一任帮主于昀成总是老死的吧!”少年又问。

“……”大汉被少年堵得无话可说,只得气哼哼地丢了一句,“江湖上都是这么传的!”

少年冷冷地看着他:“谣言止于智者,你不止也就算了,还到处传播!真可笑。”

“你!”大汉气得拍桌而起,握着刀的手紧了紧。隔壁座位的汉子见他生气,拉着他坐下来:“算了,算了,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男子握刀的手紧着,又松开,紧着又松开,来回两次后忽然出刀,刀锋冰冷的寒气猛地向少年逼去。少年眼神一闪,身形未动,刀锋擦过他的发带,如墨的长发披散下来,几绺黑发被锋利的刀刃割下,悠悠地落在地下。

男子扬扬得意地收刀:“哈哈哈,原来是个女娃娃,老子不和你计较!老子就算打赢了,也像是鬼域门灭了圣医派一样容易,无聊得紧啊!罢了罢了!”

女孩儿的眼睛徒然瞪大,眼里火光一片!

桌上别的客人打着圆场:“就是就是,和小孩子计较什么?来喝酒喝酒。”

酒桌上的人又热闹了起来,互相敬着酒,好像刚才的不愉快根本没发生一样。

女孩儿冷着脸,捏紧拳头,站起身来,转身离开。只是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那使刀的男子忽然闻到一阵诡异的花香,像是年幼时经常采摘的那种野花香……

隔日清晨,雨停日出。

客栈的人纷纷离开赶路,只有一个房间的客人没有离开,小二等到中午,忍不住上楼敲门,敲了许久并无人应答,推开门一看,客人正全身僵硬地躺在床上,表情痛苦而诡异……

“老板,出人命了!”小二飞奔下楼找到老板。

那富态如球的客栈老板跑上楼来,查看了下客人,只见客人呼吸心跳都没问题,只是全身僵硬麻痹了。

“他没死,只是中毒了。”

“什么毒如此诡异?”这毒确实诡异,中毒的男子全身僵硬,可眼睛却是睁着的,还很清醒,眼里透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哼……这种僵尸草,中毒之人会全身僵硬三天,三天内全身奇痒难当却无法动弹言语,是非常折磨人的毒药。”

“是谁下的呢?”小二眼珠转转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哼……当世能下这种毒的只余一人!”富态憨厚的老板眼里忽然出现一抹阴狠的表情,“飞鸽传书回鬼域门,通知门主,于盛优回雾山了。在宫家堡的兄弟继续待在那里,别让宫家知道,我们已经……找到她了!”

“是!老板。”

老板歪头笑笑,脸上的表情和他憨厚的样子形成诡异的画面,他从袖口里拔出一把匕首,阴狠地看着床上瞪大眼的男人,男人的眼里都是惊恐,他终于知道自己昨夜得罪的那个女孩儿就是于盛优。

老板弯下腰来,笑道:“我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还得在宫远涵的障眼法里转悠半天呢。来!让我好好谢谢你!”

语毕刀落,鲜红的血喷溅而出……

……

于盛优经过半个月的路程,终于回到了她魂牵梦萦的雾山,山上的风景依旧如她离开时一样,柳竹林茂,云雾飘绕,美不胜收。

她无心看景,将马拴在山下,提气用上轻功在熟悉的山林间飞跃着。

她还没有到达山顶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那一片废墟。

她站在树枝上,手扶着树干,呆呆地眺望着不远处的那片废墟,心生胆怯……不敢靠近,也无力靠近,山风吹得她的衣摆翩翩飞舞,脸颊边的碎发被吹得挡住眼睛,她在树枝上站了好久,久到她的双腿都有些麻木的感觉。

她终于鼓起勇气,跃下树枝,翻飞到那片废墟前面,蹲下身,捡起一片烧黑的瓦片,紧紧地握在手里,瓦片承受不住她的力气,悄然而碎。

摊手,碎成粉末的瓦砾随风飘散……

于盛优抬头望着眼前,原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圣医派,只剩下了几片被烧焦的瓦,熏黑的梁,山风吹过还隐约闻见炭火的味道。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出现一张渔网向她撒来。于盛优眼神一紧,就地一滚,躲过,右手在腰间一抽,再站起身来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匕首通身漆黑,闪着青色的寒光,一看就知其刀身上涂满剧毒!

她也是有备而来的!

四周安静得只听见风声,于盛优站在空旷的废墟之上,双腿微屈,右手握紧匕首,晶亮的眼睛闪着警惕的光芒。

风忽然刮起,废墟上的尘土被吹得飞扬了起来。于盛优微微眯眼,忽然左手方向一个蒙面人向她扑来。

来了!于盛优双眉紧皱,握刀反手挡去,金属的碰撞声刺得人耳膜微微轰鸣。于盛优右手一阵酥麻,她咬着牙,抽身后退,身后又一个蒙面人扑来,她向左侧身,身体擦着剑锋而过,匕首反扣一刀攻去,“叮”的一声,被挡了回来。

两个蒙面人左右夹攻,步步紧逼,手中的招数更是招招直逼要害,于盛优勉强接招,不到一刻,胳膊和腰侧、脸颊均有划伤。

这是她第一次实战,她武艺不好,不管是在圣医山还是在宫家堡,她从来就没有好好练过武。现在她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当初应该和大师兄好好学武的!可恶!抬手,架住一把长剑,另一把又从右边刺来,手中钩着一把长剑,借力用力,又挡住另外一把,两把剑、一把匕首交缠在一起。

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撑不了多久,在这块空地之上,无处可躲,定是讨不了便宜,瞥了一眼茂密的树林,心里已有了主意。她挡开一剑,左手入袋,掏出一包粉末,对着两个蒙面人撒了过去,蒙面人闭气迅速后退。于盛优抓住这一瞬间机会,飞身进入树林。

两个蒙面人待空气中的粉末被吹散,立刻追进树林,可茂密的树林里早已看不见于盛优的踪影,蒙面人停了下来,放轻呼吸,警惕地看着四周,他们能感觉到,她就在这里。

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上,于盛优潜伏在上面,看着树下全身紧绷的蒙面人,歪歪嘴角,邪恶地一笑:“哼,进了我的地盘,看我怎么弄死你们!”

树林中一群鸟拍扇着翅膀飞过,山风温和地吹着,山林间飘着淡淡的青草香,猫抓老鼠的游戏还在继续,就不知,到底谁是猫,谁是老鼠。

半个时辰后,于盛优从树上跳下来,望着被她毒得全身瘫软的两个蒙面人,得意道:“就你们这两个臭番薯烂鸟蛋还想抓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老娘我挥一挥衣袖你们就得挂!哇哈哈哈哈哈!哎哟疼。”

于盛优捂着因为嘴巴笑得太大而牵动的伤口,揉了两下,摊手一看,手掌上都是血……嗯……于盛优原本很得意的脸忽然变得非常阴沉……阴沉……

“居然……你们居然划花我的脸!”于盛优暴怒地冲上去对着两个人拳打脚踢了一番。这两个垃圾杀手,居然不懂得江湖上最基本的规矩——打人不打脸!我抽死你们!让你们毁我容,我抽!我抽!!

就在于盛优抽得正爽的时候,身后忽然出现一个黑影,于盛优猛地转身,却来不及躲避,敌人的一个手刀很快,正中她的天仁穴……

于盛优的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响声,她抬眼看着偷袭她的蒙面人,原来树林里一直还藏了一个!可恶……

湛蓝的天空下,于盛优清明的眼神慢慢迷离……她缓缓地闭上眼,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忽然轻声念道:“远修……”

远修……你好吗?

想我吗?

我貌似……玩完了……

“大少爷还不吃饭吗?”仆人小赵关心地问着刚从南苑主卧出来的落落。

落落垂下头,无奈地摇摇:“还不吃呢,一直吵着要找大少奶奶。”

小赵急得直搓手:“哎哟,这可怎么办啊,大少奶奶这次出去可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大少爷这样一直不吃饭,可不得饿出病来。”

“大少爷……”落落说着说着居然急哭了,“大少爷都瘦得不成样子了,落落看着真是心疼死了,这狠心的大少奶奶,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小赵啧了一声,公正地说道:“唉……这事,也不能怪大少奶奶,唉……大少奶奶也可怜,这老天怎么不开眼呢,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唉……两个人同时垂下头来叹气。

就在这时,主卧里又传出哭闹声:“我要娘子,我要娘子!我要娘子!哇呜呜……我要娘子!啊呜呜,远修要娘子!呜呜!”

这哭声对于宫家人来说……已经熟悉了,这半个月来这样的哭闹,每天至少上演十几次,宫家大少爷睡醒就哭,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再哭,简直让宫家上下心疼得要死,可谁也没办法啊,谁也变不出一个于盛优出来啊。

“不好,大少爷又闹起来了,快去请二少爷来。”落落慌忙推了下小赵,然后转身匆匆忙忙奔进主卧。

主卧里,宫远修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将头靠在膝盖上,哭得伤心欲绝。他家娘子不见了,不见好久了,不见好久了……不要远修了吗?呜呜……不要了吗……

落落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她有些不忍心看,每看一次便心疼一次,她……开始有些怨恨那个叫于盛优的人了,都是因为她的离开,宫家最快乐的王子才会变得这么悲伤……

“大少爷……”落落上前一步,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静静地站一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陪着他,他伤心,她陪他伤心……

一只手从身后拍拍她的肩膀,她含泪望去,只见一脸温笑的宫远涵站在她身后道:“你下去吧。”

“是。”落落行礼告退……眼神不舍地望了眼宫远修。

落落走后,宫远涵望着床上哭得可怜兮兮的宫远修叹气,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哥,别哭了,我带你去找她。”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