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余生请谁指教 他说爱情已迟暮 爱你无言 时光也曾展颜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陆先生情有独钟
陆先生情有独钟

陆先生情有独钟

分类:言情

时间:2019-11-04

作者:小肥肠

来源:微阅云

评分:10分

简述:虐恋言情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

介绍

陆先生情有独钟 截图1
陆先生情有独钟 截图2
陆先生情有独钟 截图3

《陆先生情有独钟》小说的主角是林见鹿陆安南,这里有陆先生情有独钟小说在线阅读。林见鹿陆安南小说主要讲述了:林见鹿曾经看不见陆安南时,她觉得即使自己是个瞎子,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就在林见鹿可以重见光明之后,她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精彩节选:

两不相欠……

说得何其轻巧的一个词。他们之间,从十年前就开始纠缠,可现在,被陆安南用简单四个字宣告终结。

林见鹿已然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只是木然的盯着天花板,最终,闭上了眼睛。

房间的门又被关上,陆安南气息消失在卧室之中,空气又变得平静,好像他从来没有跨足过这里。

“小鹿,你是这个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孩儿。”

“小鹿,你别伤心了,谁说你没有人要呢,你还有我啊,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长大以后,我娶你做妻子好不好?就算你一辈子都看不见,但是我会做你的眼睛,我会带你看遍全世界最好看的风景。”

……

朦胧之中,陆安南曾经跟她讲过的所有的话都在她耳边重放,一句接一句,在黑暗之中飘向她的脑海。

她永远都记得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一双温热的手将她从花坛中拉了出来,帮她擦去了脸上的污渍与泪水。

“你叫什么名字?”她用稚嫩的声音问他。

“陆安南。”他回答,“安心的安,南方的南。”

陆安南……那个在黑暗之中支撑着她走过来的名字,终于……要在她生命之中,消失了。

林见鹿累得睡着了。

等天亮之后,她洗了个澡,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又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

她昨晚被陆安南强行带走,手机都来不及拿,她联系不上福伯,也不知道现在外公的情况怎么样了。

到了医院,陆安南带来的黑衣人已经撤了,福伯大老远的迎了上来,一脸的担忧。

“小姐!”福伯是个明白人,知道陆安南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林见鹿,一晚上没有消息,他着实担心坏了,“你没事吧,姑爷他……”

林见鹿强颜欢笑,摇了摇头,“他能拿我怎么样?不过就是呵斥了几句而已。”

福伯上下打量着林见鹿,她的衣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戴着围巾,只剩了一张没啥血色的小脸在外面,他知道林见鹿向来报喜不报忧,可这毕竟是两口子之间的事,他也没敢多问。

“外公呢?他现在怎么样?”这是林见鹿现在迫切需要知道的问题。

提起老爷子,福伯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欣喜,“多亏了沈医生啊,他听说老爷子病重,请求参与了手术,真是后生可畏,连周主任都束手无策,他硬是将老爷子从死神那拉了回来。”

这也算得上是这几天唯一的好消息了。

“沈医生?”林见鹿挑眉,“沈隻?”

“是的。”福伯点头,“真是没想到,虽然太太平时做事上面欠缺了些,但是沈家的后生还是很不错的。这孩子,小时候还挺调皮的,没想到几年不见,倒让人刮目相看了。”

林见鹿也觉得惊奇,她印象中的沈隻,就是一个经常爱欺负她的小霸王,也是她童年时期最讨厌碰见的人。

现在穆沈两家因为财产的事关系紧张,没想到沈隻竟然还能站出来给老爷子做手术。

“他人呢?”虽然前天晚上在酒店发生的事让她对沈隻这个人有点抗拒,但是他救了外公,就是于她有恩,再怎么样也应该亲口道一句谢。

“现在还在老爷子的病房里呢,说是还有手续的一些检查要做。”福伯回答道。

林见鹿顺了顺自己的气息,没有多说,径直朝着病房走去。

病房门口,穆庭钧双手捧着脑袋坐在椅子上,见到林见鹿过来,他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憔悴不堪胡子拉碴的脸。

短短一天,老爷子和穆家的大起大落着实让他惊慌,从老爷子进抢救室开始他便寸步不离的守着,直到现在,见到了林见鹿,他的心才算是稍稍放了下来。

“见鹿。”穆庭钧站了起来,却不想起得过急,身子踉跄了一下。

林见鹿伸出扶住他的手臂,眉头紧锁。

她的这个舅舅,虽然没什么能干,但是在孝敬老爷子这事上,还是尽了心的。

“你来啦。”穆庭钧的嘴唇和脸都干得不成样子。

“外公这换我守着,舅舅你就先回去休息吧,别老爷子还没好起来,你又倒下了。”林见鹿说着,对着福伯使了个眼色。

穆庭钧没有拒绝,点了点头,“我也实在是扛不住了,只是你不来,我也不敢放心的走。”

穆家的局面他虽然没有参与但到底也是清楚得很,这么大的一个家,也唯有林见鹿这么一个是真心对待老爷子的。

林见鹿沉默,福伯过来搀扶起穆庭钧,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开。

一夜之间,事情百转千回,又有谁真的能够面不改色的承担起这些,弱小如林见鹿,其实最是无法承受的,可是,眼下这般情景,她若不扛,谁来扛?

林见鹿推开房门,入眼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床边打盹,他用手撑着脑袋,带着倦意的脸上,还能看到嘴角和脸上的伤。

陆安南下手时的力道很重,将这么一个俊朗的人,硬是打成了京剧脸谱。

老爷子仍旧是熟睡的状态,旁边的仪器上显示着他的各种指标一切正常,林见鹿落了口气,走到沈隻的身边。

“沈医生?”她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在睡梦中被打扰的人脸部表情抽动了一下,逐渐睁开了惺忪的眼,在看清站在身前的人时,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林……林见鹿?”沈隻倏地就站了起来,却没想到因为起得太猛,膝盖撞在了床沿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见着他这副模样,林见鹿又忍不住的觉得好笑,这个沈隻,看起来就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她都不敢想象他穿着手术服在手术台上与死神抢夺生命的样子。

“对对不起。”沈隻揉了揉膝盖,又不好意思的挠头。

可能是在国外呆惯的缘故,他留了个圆寸,头发极短。在上次那样的情况下,林见鹿还没有仔细看他,今天这么一打量,他也同样是一米八几的个头,身形与陆安南相当,身上却多了一份阳光与活力。

要是记得没错,沈隻还比林见鹿小上两岁。一个22岁的年轻小伙子,能在医术上有这么高的造诣,确实已经算得上是罕见了。

“你怎么老跟我说对不起?”林见鹿笑了一阵,又抬眼看他。

虽然上次的事确实让两个人有些不愉快,但是说到底,沈隻也是无辜的。他不过是因为刚好出现,然后就变成了她和陆安南争斗之间的炮灰。

听林见鹿这么说,沈隻愣了一下,随后又憨憨一笑。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时候欺负你欺负多了,这么多年,我连做梦都在跟你说对不起。”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