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战神至尊三万英尺的爱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第一狂婿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首席情陷温柔
首席情陷温柔漫画

首席情陷温柔

分类:言情

时间:2019-10-18

作者:一袖云

来源:麦子云

评分:10分

简述:现代言情

目录

已完结

介绍

首席情陷温柔 截图1
首席情陷温柔 截图2
首席情陷温柔 截图3

顾小悠厉君寰小说叫做《首席情陷温柔》,这里有首席情陷温柔小说在线阅读。顾小悠厉君寰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小悠在经历了二十岁的那场劫难后,开始放弃那个渣男,决定要攻克厉君寰,可是在外人眼里,顾小悠和厉君寰可是正儿八经的叔侄关系啊。

精彩节选:

他手里攥着车钥匙,视线一直锁在顾小悠那张发白的脸上。

“惹完了祸,躲到医院里来了?”顾乾安冷冷的说。

这样的父亲,除了寒心,顾小悠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将被子拉过头顶,一口气堵在心口窝,多年积攒下来的委屈,在这一刻喷薄而出。

被子被顾乾安一把掀开,白色的吸顶灯将顾小悠照的无法遁形。

顾乾安气愤的盯着着蜷缩在病床上的顾小悠,怒道:“要不是你小妈她逼问许若淳,我还真不知道你和严恒白还有这么一段呢。”

听得出话里的讽刺之意,顾小悠缓缓的抬起头:“你想说什么?”

顾乾安怒不可遏:“你说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要学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去做人家的第三者?!”

“第三者?”

顾小悠简直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顾乾安言之凿凿的模样,让她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是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小三了,可事实呢?

顾小悠冷笑出声,盯着这个几乎没有感情的父亲:“我和许若淳到底谁才是第三者?”

顾乾安被问的一愣,转而烦躁的撩开大衣,叉起腰用眼睛瞪着她。

“我真没想到啊!我当初是怎么教育的你,你怎么就变的这么恬不知耻,颠倒黑白,许若淳和严恒白感情那么好,你当我是瞎的吗?”

这样的父亲,简直让顾小悠齿寒,这一刻,她突然不想解释了,在顾乾安的眼里,她永远是个坏事做绝的孩子,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也都抵不过许若淳一记委屈无助的眼神,解释何用?

“怎么不说话了?默认了?”顾乾安脸黑的吓人。

顾小悠抬起小脸,目光疏离的看着他:“你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么罪也问完了,可以走了吗?”

顾乾安被气的原地转了个圈,又回过身来指着她,怒道:“跟你妈一个德行,顽固不化!”

“你这么负心薄幸的男人,凭什么来指责我妈?!”顾小悠终是怒了。

这些年父女之间的禁忌也无非于此,即使薛霂琳已经不在了,可顾小悠依旧不允许任何人说她一句不好,尤其是这个在母亲尸骨未寒时就变了心的父亲!

顾乾安被气的直哆嗦,愣是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顾小悠依旧狠狠的瞪着他:“当年你不分黑白,出手打了我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许佳期躲在书房里干的那些龌龊事,别以为我不清楚!别人都以为你和她在一起是在我妈去世以后,可只有我最清楚你们都干了什么!许佳期忘恩负义,连狗都不如,我说错了吗?当初要不是我妈资助她上完大学,她会有今天?!然而她都干了什么?爬上了你的床,夺了她恩人的丈夫,我骂她一句忘恩负义,都便宜她了!”

“啪”的一声脆响,在病房里显得尤为的突兀。

顾小悠并没有躲,而是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

顾乾安打完了这一巴掌,自己也愣住了,年近50岁的他,从没想过也会这么冲动。

顾小悠的头依旧昂着,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甘示弱的瞪着顾乾安,即便鼻尖再酸,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上一次你打我,是因为许佳期,这一次又是因为她。你容不得我说她一句不好,我想问问你,在你的眼里,我这个女儿到底是有多无足轻重?”

“上一次你打我,是因为许佳期,这一次又是因为她。你容不得我说她一句不好,我想问问你,在你的眼里,我这个女儿到底是有多无足轻重?”

“你不要把话题转移到你小妈身上去,许若淳是个什么样的孩子,脾气秉性我最了解。倒是你,从小到大除了会惹是生非,你还会什么?整天满嘴的谎话,我拿什么信你?!”

顾小悠无心再争,闭上嘴,凝视头顶上的吸顶灯,一句话也不想再多说。

顾乾安寒着脸,见她不辩白了,也收敛了些许的脾气。

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等出了院,就给我滚回英国去,许若淳和严恒白就要结婚了,你不要再出现在他们面前给我丢人现眼。”

说完,顾乾安转身出了病房。

一家私人会所里,

厉君寰松了领带,看着一旁的韩默把殷红色的酒倒进酒杯中。

酒杯递到厉君寰身前,韩默坏笑着说道:“二哥,你今天突然叫哥几个出来,是不是有喜事要宣布啊?”

这几个和厉君寰一起长大的哥们,无一不例外都知道厉君寰和简佩儿要结婚的事。

厉君寰没回答,接过酒杯浅浅的品了品:“法国的PETRUS。”

被岔开了话题的韩默可没这么容易死心,将厉君寰手里的酒杯夺下来,放在一旁的茶几上:“二哥,什么样的红酒是你没见过的?你就老实的和哥几个说了吧,别闷骚着,日子定在什么时候了?毕竟你娶走了大伙心目中的女神,你还不给我们个接受事实伤心缓冲的时间?”

厉君寰笑了笑,西裤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韩默看了一眼厉君寰的手机,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

厉君寰起身,拿着手机出了包房。

相对安静的走廊里,厉君寰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护工阿姨的声音。

“什么事?”厉君寰对着手机问道。

电话里的护工阿姨说:“厉先生,真抱歉,这么晚了打扰您,不过医院这边,我想我真的没法干下去了……”

厉君寰的眉头蹙起。

护工阿姨继续说道:“我护理过这么多的病人,就没有一个像顾小姐这么大脾气的,不是我挑三拣四,实在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厉君寰的语气有些冷。

电话那头的护工阿姨也知道自己啰嗦了,赶忙说道:“是这样的,晚饭后我去了趟水房洗饭盒。等我回去病房的时候,顾小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拿起枕头就朝着我砸了过来,嘴里喊着让我出去,我不走,她就发脾气,还不许我去打扰她。您知道,我是一名护工,我的工作就是照顾病人,她现在根本不许我进病房,真要是有个什么散失,我怕我付不起这个责任啊……”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