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相思永流传惟愿君心似我心情深最是难负渡仙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农门娇女驯夫记
农门娇女驯夫记漫画

农门娇女驯夫记

分类:言情

时间:2019-10-09

作者:艳子浮萍

来源:原创书橱

评分:10分

简述:清穿宫斗

目录

未完结

介绍

农门娇女驯夫记 截图1
农门娇女驯夫记 截图2
农门娇女驯夫记 截图3

甄落雁屠二小说叫做《农门娇女驯夫记》,这里有农门娇女驯夫记小说在线阅读。甄落雁屠二小说主要讲述了:甄落雁一朝穿越成一痴傻儿,原主因撞见他人得破事而被杀人灭口,幸好被屠二救下。这个屠二其他都好,就是貌丑,可是在相处之中,甄落雁发现了这个男人好像有很多秘密。

精彩节选:

甄落雁微微一缩,紧抓着被子一角,眉头略略一紧。

“盖着!”屠二将被子一半搭她身上,背对着甄落雁睡。他浑身发烫,使他根本睡不着,旁边躺着个女的,换谁都是如此。

“嗯,我…”甄落雁正要说,想让他往里面睡点,没想到他半转身,恶狠狠的盯着她。

“事儿多,在说出去睡!”懊怒的转身过去,甄落雁慢慢的往里面移,可是不小心碰到了他。

这时他的身体更加发烫,转身直接压着她。女性的体香扑面而来,他脸一红,忍不住直接吻下去。

直到第二天,甄落雁捶着疲惫的身子,很是懊怒的看着睡得死死的屠二。她的第一次,就这样不知不觉被夺走,而且还是这么丑的人。

她也认栽,她悄悄的站起来,想悄悄出去,可是穿鞋,走到门前,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刚碰到门,却被床上的屠二给吓住了。

“去哪儿?”雄厚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传出。

甄落雁摸了摸头,呲牙着笑。

“我出去走走,走走…”说着就打开门,这屋子慢慢一股味道,虽说熟悉了,但是依旧还能闻到淡淡的味道。

出去后,感觉空气就清新了,可是门前的两只大狗,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不是吧,昨天它们不是不叫了吗,今天还来?”她一脸茫然,但已经来不及,那些狗快速的扑过去,还好屠二及时,一把推开甄落雁。

只是摔得她一个狗吃屎,屠二一脸严肃的人,嘴角也忍不住挂出一道浅浅的笑意。

“哎呦,你能不能踹狗啊你!”

昨晚的事情她还没算账,今天却推她一把,难道她就没有那两只狗重要吗?

屠二快速走到厨房,并生火做饭。

两只狗一直盯着甄落雁,她根本不敢动,屠二又离开了,她有些害怕。

“屠二,快点把它们弄走啊!”

甄落雁的双腿已经软了,只等屠二又急匆匆出来,瞧了一眼地下的她,默不作声的将狗牵走。

甄落雁肚子咕咕响,死死抓着木门站起来,这屠二只管生理要求,这过了就不怜香惜玉了!

她慢吞吞走到厨房,此时屠二已经生好火,看着甄落雁步步难行。

“过去休息!”

“你瞧不起我啊!”说实话她还真的全身痛,尤其刚刚摔着的地方,她还真招架不住。

“不想去休息,那你就做饭。”她看着古老的用具,她哪里会?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快速走开。

她躺在臭烘烘的床上,还别说有时候还有一种安逸感。但一闭眼便是她的那个时代,车,食物等等。

她猛的睁开眼睛,这一切都不存在。

“你看看家里还有没米!”屠二在厨房喊着,甄落雁立马跑过去,瞪着双眼看着说道:“米在哪里?”

屠二一真无语,指着米缸。

甄落雁慢慢走去,打开缸,这垫底的米粒,还有一些虫子在里面蠕动,这煮出来还能吃吗?

“快点,我记得还有些米。”屠二看着锅里的水开了,催促着甄落雁。

她急忙将米盛在瓢里,放了些水清洗清洗。屠二见她动作缓慢,便上去熟练的将米直接倒入锅中。

甄落雁目瞪口呆,这米可有虫啊,这一锅煮…实在难以下咽。

“这…”

屠二习以为常,看一眼她,继续手里的动作。

甄落雁一阵恶心,快速的跑出去,吐了会。这换做现代,恐怕早已经把米扔了吧,这还能吃吗?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回屋也不是,去厨房也不是。

“屠二,你今天能把屋子打扫下吗,臭烘烘的!”甄落雁实在忍不住,大声说道,屠二也是狠狠瞪她一眼,便继续拾柴火。

甄落雁算是服气,她生气叉腰站在院中间,直到他做好饭,端出来。

见没地儿放,又端回去,拿一条板凳放在她面前,把饭放上面,自己坐在她对面吃起来。

看着他快速的夹着肉,估计过一小会就没了,甄落雁实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啪的坐下去,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你收拾屋子,我下山买米。”屠二冷冰冰说道,甄落雁也不知道什么运气,穿越得倒霉。

“屋子都发臭了,自己不收拾还要我…”

“女主内男主外,这点妇人之道不懂吗?”甄落雁本来是小声嘀咕,没想到还被他给听见了。

她说不出话来,快速的吃完饭,碗一放就回屋去。

啪的一声将门紧紧和起来,屋里黑不拉几的,再加上味道一冲击,还没等屠二把碗收拾好,就听见甄落雁从屋中跑出来了。

她呕的将刚刚吃的全吐了,她捏捏鼻子,这屋子的味道,还真是让她头疼。

“麻烦的女人!”屠二懊恼说道,放下手中的碗,舀了一瓢水,端在她的面前。

“喝了!”

“不喝,拿过去!”她正难受的要死,根本喝不下。

干呕几下,终于舒坦许多,一直干站着的屠二,见她好些,把水在递她面前。

“喝点好受些。”

她白一眼,她要是不喝,这屠二肯定要她喝下才肯罢休。何不如现在喝了,免得跟他纠缠。

她咕噜咕噜喝下,把瓢递给他。

她一直站在院子里,闷闷不乐的,屠二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他将碗洗了,瞧她一眼就下去买米去。

他新婚这几日,他不像往日,扛些肉食下去卖,单身下去,在街道上,村里的人见着便指指点点。

“昨天新婚,今天就没卖肉了,平日凶巴巴的屠二,今日…哈哈哈!”

“对啊,看他这样子,昨日定是没…”

屠二听着不对,他转身看着那几个毛头小子,“昨日怎么?”

凶神恶煞的脸,让那几个人魂飞魄散,连忙拿着东西就跑,屠二瞥了一眼,急忙走到米店,买了一袋米,扛着回去。

在路途中,看着一个卖簪子的人,上面是一只蝴蝶,下面一点流苏,看起来十分漂亮。

他往哪儿一站,几个姑娘急匆匆就走了,老板瞧一眼,捂了捂鼻子。

甄落雁微微一缩,紧抓着被子一角,眉头略略一紧。

“盖着!”屠二将被子一半搭她身上,背对着甄落雁睡。他浑身发烫,使他根本睡不着,旁边躺着个女的,换谁都是如此。

“嗯,我…”甄落雁正要说,想让他往里面睡点,没想到他半转身,恶狠狠的盯着她。

“事儿多,在说出去睡!”懊怒的转身过去,甄落雁慢慢的往里面移,可是不小心碰到了他。

这时他的身体更加发烫,转身直接压着她。女性的体香扑面而来,他脸一红,忍不住直接吻下去。

直到第二天,甄落雁捶着疲惫的身子,很是懊怒的看着睡得死死的屠二。她的第一次,就这样不知不觉被夺走,而且还是这么丑的人。

她也认栽,她悄悄的站起来,想悄悄出去,可是穿鞋,走到门前,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刚碰到门,却被床上的屠二给吓住了。

“去哪儿?”雄厚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传出。

甄落雁摸了摸头,呲牙着笑。

“我出去走走,走走…”说着就打开门,这屋子慢慢一股味道,虽说熟悉了,但是依旧还能闻到淡淡的味道。

出去后,感觉空气就清新了,可是门前的两只大狗,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不是吧,昨天它们不是不叫了吗,今天还来?”她一脸茫然,但已经来不及,那些狗快速的扑过去,还好屠二及时,一把推开甄落雁。

只是摔得她一个狗吃屎,屠二一脸严肃的人,嘴角也忍不住挂出一道浅浅的笑意。

“哎呦,你能不能踹狗啊你!”

昨晚的事情她还没算账,今天却推她一把,难道她就没有那两只狗重要吗?

屠二快速走到厨房,并生火做饭。

两只狗一直盯着甄落雁,她根本不敢动,屠二又离开了,她有些害怕。

“屠二,快点把它们弄走啊!”

甄落雁的双腿已经软了,只等屠二又急匆匆出来,瞧了一眼地下的她,默不作声的将狗牵走。

甄落雁肚子咕咕响,死死抓着木门站起来,这屠二只管生理要求,这过了就不怜香惜玉了!

她慢吞吞走到厨房,此时屠二已经生好火,看着甄落雁步步难行。

“过去休息!”

“你瞧不起我啊!”说实话她还真的全身痛,尤其刚刚摔着的地方,她还真招架不住。

“不想去休息,那你就做饭。”她看着古老的用具,她哪里会?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快速走开。

她躺在臭烘烘的床上,还别说有时候还有一种安逸感。但一闭眼便是她的那个时代,车,食物等等。

她猛的睁开眼睛,这一切都不存在。

“你看看家里还有没米!”屠二在厨房喊着,甄落雁立马跑过去,瞪着双眼看着说道:“米在哪里?”

屠二一真无语,指着米缸。

甄落雁慢慢走去,打开缸,这垫底的米粒,还有一些虫子在里面蠕动,这煮出来还能吃吗?

“快点,我记得还有些米。”屠二看着锅里的水开了,催促着甄落雁。

她急忙将米盛在瓢里,放了些水清洗清洗。屠二见她动作缓慢,便上去熟练的将米直接倒入锅中。

甄落雁目瞪口呆,这米可有虫啊,这一锅煮…实在难以下咽。

“这…”

屠二习以为常,看一眼她,继续手里的动作。

甄落雁一阵恶心,快速的跑出去,吐了会。这换做现代,恐怕早已经把米扔了吧,这还能吃吗?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回屋也不是,去厨房也不是。

“屠二,你今天能把屋子打扫下吗,臭烘烘的!”甄落雁实在忍不住,大声说道,屠二也是狠狠瞪她一眼,便继续拾柴火。

甄落雁算是服气,她生气叉腰站在院中间,直到他做好饭,端出来。

见没地儿放,又端回去,拿一条板凳放在她面前,把饭放上面,自己坐在她对面吃起来。

看着他快速的夹着肉,估计过一小会就没了,甄落雁实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啪的坐下去,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你收拾屋子,我下山买米。”屠二冷冰冰说道,甄落雁也不知道什么运气,穿越得倒霉。

“屋子都发臭了,自己不收拾还要我…”

“女主内男主外,这点妇人之道不懂吗?”甄落雁本来是小声嘀咕,没想到还被他给听见了。

她说不出话来,快速的吃完饭,碗一放就回屋去。

啪的一声将门紧紧和起来,屋里黑不拉几的,再加上味道一冲击,还没等屠二把碗收拾好,就听见甄落雁从屋中跑出来了。

她呕的将刚刚吃的全吐了,她捏捏鼻子,这屋子的味道,还真是让她头疼。

“麻烦的女人!”屠二懊恼说道,放下手中的碗,舀了一瓢水,端在她的面前。

“喝了!”

“不喝,拿过去!”她正难受的要死,根本喝不下。

干呕几下,终于舒坦许多,一直干站着的屠二,见她好些,把水在递她面前。

“喝点好受些。”

她白一眼,她要是不喝,这屠二肯定要她喝下才肯罢休。何不如现在喝了,免得跟他纠缠。

她咕噜咕噜喝下,把瓢递给他。

她一直站在院子里,闷闷不乐的,屠二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他将碗洗了,瞧她一眼就下去买米去。

他新婚这几日,他不像往日,扛些肉食下去卖,单身下去,在街道上,村里的人见着便指指点点。

“昨天新婚,今天就没卖肉了,平日凶巴巴的屠二,今日…哈哈哈!”

“对啊,看他这样子,昨日定是没…”

屠二听着不对,他转身看着那几个毛头小子,“昨日怎么?”

凶神恶煞的脸,让那几个人魂飞魄散,连忙拿着东西就跑,屠二瞥了一眼,急忙走到米店,买了一袋米,扛着回去。

在路途中,看着一个卖簪子的人,上面是一只蝴蝶,下面一点流苏,看起来十分漂亮。

他往哪儿一站,几个姑娘急匆匆就走了,老板瞧一眼,捂了捂鼻子。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优惠券每天惊喜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