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战神至尊三万英尺的爱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第一狂婿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漫画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分类:言情

时间:2019-09-05

作者:一路烦花

来源:落尘

评分:10分

简述:现代重生言情

目录

未完结

介绍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截图1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截图2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截图3

苏回倾喻时锦小说叫做《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这里有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小说在线阅读。苏回倾喻时锦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回倾重生前是无人可惹的佣兵之王,重生之后她成了家族里被人欺辱的透明,可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医术修真她样样精通,想玩死她简直就是做梦。

精彩节选:

只可惜,他赌输了。

那么,他就碾碎一切重来。

他站在门外,点了一根烟,靠着车头低眸抽着。

大头等人在里面跟池青交流了好久才出来。

“喻家的试炼之路什么时候?”喻时锦看到他们出来,沉声问了一句。

大头也是最近才接触到喻家本家的那些事儿,恭敬地回答,“一月之后。”

“差不多了,”喻时锦捻灭烟,淡漠地道:“让他们给我留一个位子。”

“您要去?”大头震惊地看向喻时锦。

喻时锦将烟头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闻言只是冷酷的勾了勾唇,“给池青留的。”

闻言,大头欲言又止。

于理不合。

喻家的那些位子,都是给最出色的年轻人留的,没理由给一个外姓人。

“您这样,要被……被惩罚的。”最后,大头只回了这样一句。

喻时锦拢了拢大衣,慢条斯理的回了三个字,“惩罚我?不至于。”

大头看了下喻时锦的神色,对方低着眸,脸上都是未散去的锋锐。

他就知道喻少是认真的。

可他还是想不明白,池青这小子除了是第一杀手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让苏小姐为他求情,甚至让喻少宁可得罪那些人,也要将人送到试炼地。

“池青是第一杀手,他还用去培训?”小头搞了半天,才懂喻时锦的意思。

他也是才知道,池青竟然是杀手榜上高高在上的神灵。

喻时锦闻言,只是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只说了一句,“第一杀手,对上那些人,还是差太远了。”

喻时锦一身孤冷的开门上车。

大头等人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渐渐消失在视线。

都觉得喻时锦那句话过分的冷。

第一杀手,还不够厉害吗?

最终,几人面面相觑,一人出声,“喻少,他真的决定回去了?”

小头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不清楚。”

在他们眼里,喻时锦一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

要不然也不会再华国呆了这么多年。

有时候,连他们都觉得这样的喻少待在华国太过可惜。

直到两个多月前,他忽然出现于国际战场。

若不是国际战场的城主跟他聊了几句,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会碾碎那里的一切。

也直到那时,喻时锦这个名字才被各个大势力收拢。

双王之一的他也被三大巨头所忌惮。

尤其这几个月,大头等人也很明显的发现喻时锦变了。

没有了那种漫不经心的淡泊。

而是比以往更狠也更加肆无忌惮。

甚至于连国际中心那几位的面子也不给。

这样锋芒毕露的喻少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车内。

喻时锦放在方向盘边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没有理会。

只是手机那头的人锲而不舍。

喻时锦拿起了蓝牙耳机,满眼的寒凉,“有事?”

“独孤家很不高兴,你赶紧回来!”电话那头是宁宝坤的声音,“你以为你在国际中心是什么人物吗?连独孤家的人也敢绑回去,你有几条命?!”

喻时锦扯了下嘴角,冷冽的嘴角映着几分寒意,“没其他事,我挂了。”

电话那头,宁宝坤狠狠地扔掉了手机,低垂的眸子满是冷色,“跟他那个死人爹一样,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夫人,您别气,”身边的佣人忙给她顺气,“我们最重要是赶紧给独孤小姐道歉,到时候至少不会牵连上您。”

宁宝坤想想也是,立马给独孤家打了一个电话。

独孤家一听是宁宝坤,语气满是讽刺,“喻夫人严重了,我们独孤家可当不起您的道歉。”

独孤家的管家挂完电话后,去给独孤家老太太回复。

独孤老太太手里拿了一串佛珠,闻言冷笑一声,“你做得很好,一个半路冒出来的嫡系喻家人,不过一个孤助无援的落魄子弟,也想羞辱我们独孤家。他要是不回来就好,要是回来,也得让他知道他这种人,连给我孙儿提鞋都不配。”

说完,她继续数着佛珠,独孤管家沉默地退出去。

这一边,那辆黑色的车停在苏回倾的别墅面前。

苏家是真的很疼爱苏回倾。

什么都给她最好的。

喻时锦手搁在方向盘上,看着灯光明亮的别墅,冷寒的眸子渐渐回暖。

别墅里面,陈叔还在大厅里看电视,没有睡。

见喻时锦回来。

他立马关掉了电视,一脸正经的站起来,“喻先生,您吃了吗?”

一行佣人也连忙涌过来,非常热情的帮喻时锦拿拖鞋帮他挂衣服帮他放好钥匙,还有递给他一杯牛奶的。

这些都是苏伦认真挑选过来的佣人,就怕苏回倾在这边有一点点的不习惯。

这些佣人也仿佛没有看见他身上寒气一般。

喻时锦手上拿着牛奶,很平静地对着陈叔摇头。

陈叔立马去吩咐厨房准备食物。

陈叔一离开。

原本窝在陈叔腿边看电视的苏大帝懵逼了。

它试图将脸埋在沙发中,让铺着雪白羊毯的沙发掩盖住自己的身形。

可惜,喻时锦一进门就看见它了。

他一脸淡漠的坐在沙发对面,“苏大帝,她既然留下了你,你就老实地跟在她身边。要不然,我就切了你的狐狸尾巴。”

话一说完,他微微用力,将牛奶盒捏扁。

然后抬眸,对着苏大帝露出了一个冷狠的笑。

在陈叔回来之前。

他又变成了一个正在跟狐狸玩耍的与世无争的祖国未来的青年。

被他一把拎住的苏大帝瑟瑟发抖。

楼上。

苏回倾洗完了澡,看着镜子里那张冷艳的脸。

那双清冷的眸子微微凝着。

她很肯定,喻时锦是认识她的。

可他,怎么能认出自己?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