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柒一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相思永流传惟愿君心似我心情深最是难负渡仙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痴心帝少蜜蜜宠
痴心帝少蜜蜜宠漫画

痴心帝少蜜蜜宠

分类:总裁

时间:2019-08-09

作者:夏夜微凉m

来源:微阅云

评分:10分

简述:总裁言情

目录

已完结

介绍

女人,你这该死的甜美
痴心帝少蜜蜜宠 截图1
痴心帝少蜜蜜宠 截图2
痴心帝少蜜蜜宠 截图3

苏乔顾庭深小说叫做《痴心帝少蜜蜜宠》,这里痴心帝少蜜蜜宠小说在线阅读。苏乔顾庭深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乔和顾庭深两个人谈恋爱谈的是两个人都是痛苦与快乐并存,但是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分分合合,兜兜转转,走到最后,身边的那个人还是你。

精彩节选:

晚上叶蓁蓁临走的时候佟禾给她拿了好多东西,都是她自己腌制的小菜还有已经煮熟腌制好的牛肉,让叶蓁蓁没时间吃饭的时候凑合着吃点,叶蓁蓁可怜兮兮地拎着那些瓶瓶罐罐,

“在你看来只是小菜,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大餐了!”

佟禾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也别老是吃泡面,如果想吃什么了给我打电话。”

叶蓁蓁忽然凑近了她小声说着,

“打电话就免了吧,我怕你这几天纵欲过度连床都下不来。”

“叶蓁蓁!”

佟禾羞恼地瞪着叶蓁蓁,叶蓁蓁直接哈哈笑着转身跑走了。

佟禾关上门之后也想了下叶蓁蓁刚刚说的话,心里排斥了又排斥。

离了婚还睡,三观何在!

上一次是因为情况特殊,他们两人现在都是清醒的,她不知道霍聿卿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是不可能跟他做的。

虽然他妈在他们要睡在一个卧室,但是佟禾知道他的卧室连着书房还有起居室的,大不了她睡书房或者睡起居室的沙发,怎样也能凑合几天。

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佟禾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几分,转而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虽然霍聿卿说他那儿什么都没变,但她也有自己的日常必需品要带过去。

离婚的时候佟禾只带走了几件自己的衣物还有她的日常用品,其他的都没带,因为大部分都是霍聿卿买的,她不想带,想着反正离婚了他也就处理了。

不对,她还带走了一条项链,是某次霍聿卿出差回来送给她的,她实在是喜欢。

那项链也不是多么璀璨夺目的钻石做成的,而是一个简单大方的圆环里面镶嵌了一颗莹郑的珍珠,然后用一条细细的普通链子穿了起来,系在颈间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安静大方了起来。

因为并不华美,所以佟禾想着应该不会多么昂贵,所以才安心带走的。

只不过,即便带走了这件礼物她也没戴过,哪有整天戴着离了婚的前夫送的项链的,而且,她也习惯了颈间一直带着那条银链子了。

抬手轻轻触了触颈间的项链,佟禾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那个曾经在孤儿院里跟她相依为命了一段时间的小哥哥现在在哪里,这世界是这样大,有生之年他们还能再见到吗?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佟禾又拿过手机来给霍聿卿发了条信息,上面列了一些食材,然后是她的一段话:

麻烦你让佣人明天一早去买这些食材,明天中午我想亲自下厨招待你妈妈。

既然是要扮演夫妻,自然要尽职尽责。

除却这部分做样子的原因,佟禾也是真心想好好招待他母亲,毕竟她对自己那么好。

那端没多久就给了她回复:

好的。

随后又发过来一条:

谢谢。

佟禾看过之后犹豫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回收起手机上床睡觉了。

那厢的霍聿卿刚洗澡出来,身上裹着黑『色』的浴袍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里她发来的信息,久久都没有移开视线。

她列举的那些食材,都是他母亲爱吃的,也是适合哮喘病人吃的。

隔天上午九点左右,霍聿卿出现在佟禾楼下。

佟禾轻装简行,只带了一个自己的双肩背包,里面分类装了自己日常换洗的几件贴身衣物还有几样化妆品。

下楼的时候霍聿卿盯着她手里唯一的行李双肩包眼神略有不满,他以为她最少应该带一个小行李箱吧,他还打算给她打开后备箱的门呢。

佟禾看出他的不悦来连忙解释着,

“你不是说你那儿什么都没变吗?”

什么都没变,就代表什么都有不是吗?

所以她才带了这么点东西,这样到时候离开的时候也方便,拎包走人就行。

霍聿卿再次凉凉撇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上了车。

霍聿卿也不知道自己不悦什么,就是她这种可以轻装简行随时都可以离开的姿态,让他不爽。

佟禾一头雾水地上了车,她完全不知道他莫名其妙又不高兴什么。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觉得男人心也不好猜。

车子上路之后霍聿卿就开始说话了,

“我们现在直接去机场接我妈,时间紧迫有些事情我简单跟你交代一下。”

佟禾点头应了一声,霍聿卿边稳稳开着车边言简意赅交代着,

“首先,我妈不知道我们离婚的事情也就不知道你辞职了,所以这段时间你要保持上班的状态,今天明天两天你可以在家陪她,就当是你请假了,但是后面你郑天就不能在家了。”

“郑天你可以回来你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装作上班的样子,晚上我下班之后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去。”

他已经把什么都安排好了,佟禾还能说什么?

而且,她觉得他这安排也挺不错的。

于是没有异议地应了声,

“好的。”

男人继续交代,

“还有,我希望有件事你能先做一下心理准备。”

佟禾歪头不解看向他,男人专注开车目不斜视,但语气听起来却莫名低沉了几分,“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是现在做样子给我妈看,晚上你不能跟我分房睡。”

佟禾倒是没想到他会刻意提这个,脸上小小的尴尬了一下。

小声询问着,

“那我可以睡起居室的沙发或者去书房打地铺吗?”

霍聿卿,“……”

她还真是够坦诚,跟他划清界限的心思这样毫不掩饰。

“随便。”

薄唇凉凉吐出这样两个字之后,便不再说话。

佟禾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两人就那样沉默无言了一会儿,而黑『色』的车子则是继续平稳地在路上疾驰着,一路朝机场开去。

开了一会儿之后,霍聿卿眼睛的余光瞥见副驾驶的小女人状态好像不太对,忽然一下子抬手捂住了脸。

霍聿卿转头看了她一眼,不由得蹙眉问着,

“脸怎么这么红?”

女孩子郑皙的手指下『露』出的那截脸颊,泛着粉嫩的樱红『色』,像是扫了一层腮红。

“我我我——”

那厢的佟禾猛地松了自己的手,支支吾吾了半天之后急促说着,

“我有些热!”

声音拔的有些高,足以证明在心虚些什么。

霍聿卿又看了她一眼,伸手去调暖气的按钮,

“我把暖气调低一点。”

一旁的佟禾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刚刚她是在想起居室的沙发很宽敞舒服来着,结果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当初他扣着她在那上面欢爱的时候……

而为了让自己停止这样『乱』七八糟的念头,佟禾又强迫自己将思绪转移到他的书房。

因为都铺有地暖,所以书房的地板在冬天很暖和很舒服,她以前最爱做的事就是坐在他书房的地板上看书,佟禾想这几天在书房打地铺也不错。

然而,想到最后,思绪还是回到了那件事上面,因为,书房他们也做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因为他晚上好多时候会去书房工作,佟禾也不知道他每天怎么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而他工作的时候她常常会给他热一杯牛『奶』或者烤点夜宵之类的点心送进去。

而好几次被吃掉的,不是点心而是她。

所以,从沙发到书房,佟禾脑袋里一直想着这些让她面红耳赤脸红心跳的事,她郁闷地猛地一下子抬手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想跳车逃走。

其实霍聿卿调低了温度之后她依然没觉得好受几分,她又不是那种生理上的热,她是内心燥热。

就算现在让她到外面的寒冬里,她整个人依旧是烫着的。

但她也只能表现出舒服了几分的姿态来,努力让自己坐在那儿平静下来。

“另外——”

看她的表情没那么不舒服了,霍聿卿忽而又提起了一个话题来,

“我个人认为你应该参加一下今年的研究生考试比较好。”

佟禾愕然看向他,男人的表情很郑重,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提到考研这件事,佟禾垂眼掩饰掉了眼底的那丝遗憾,

“可现在早就过了报名的时间啊,我就算想参加也不可能了,而且现在都12月初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考试了,我还没复习——”

如果是去年,佟禾还很有信心去参加考试,可是今年她根本就没准备过,这个时候让她去考她自己都没自信,更别提现在时间还这样仓促。

霍聿卿却是坚持着,

“只要你想参加,其他的我给你想办法。”

佟禾咬唇不说话了,她知道他能给她弄到准考证,可是,她凭什么去考啊?

而就在她犹豫着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再度平静响起,

“我认识一个人,他曾经在大学期间打五份工还要照顾家里身体不好的亲人,攻读的还是双学位,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学习,可最后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了业……”

若是在平时,佟禾是不相信这样的励志鸡汤的,他说的这个人,肯定不仅只有后天的努力和勤奋,天生的智商肯定也很出『色』,而这样优秀的人身边是没有几个的。

但现在佟禾正是缺乏自信的时候,他这样一番话,瞬间让她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之前不想考研的顾虑完全被她抛在了脑后。

今年的研究生考试时间是十二月底,满打满算下来,也还有二十天。

二十天的时间去复习一场研究生考试,对她来说是一场个人极限的挑战。索『性』之前她读书的时候成绩很优异,工作之后也用到了很多,没有放下的很彻底,重新拿起来应该还可以。

霍聿卿瞥了一眼她满是神采的眼睛,已然知道了她的决定了。

其实,霍聿卿劝说佟禾参加考研,也并非仅仅是因为去年她被他耽误了而过意不去,而是为了她的将来着想。

当今社会大学本科毕业可以找到工作,但如果学历是研究生的话,找工作的起点会更高一些。

佟禾做出决定来之后又品味了一番他的话,然后有些好奇地问着他,

“话说,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你吧?”

霍聿卿淡淡反问了她一句,

“难道不可以?”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优惠券每天惊喜优惠券